同致暹罗(GbSiam.Com)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804|回复: 1

一位同性杀人者自白:"我决定把他阉割了,不想让他害人"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0-30 00:07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泰污堂-泰爽老君 于 2022-10-30 00:15 编辑
前言:这是2012年刊载于《人民公安》杂志的一起刑事案件。
前男友想要去结婚,
劝阻无效的他想要阉割男友,
以免害了一个同妻,
由此酿成一起杀人案。
这是原本不该发生的惨剧。




2012年3月2日,陕西省西安市桃园路一家快捷酒店发生一起凶杀案,一名30 岁左右的男子被人用刀子刺伤脏器致死, 法医从死者胃内残物中还检验出了大量麻醉剂。经勘查,民警在现场发现了一张字条和一个写有留言的枕头,由此确定死者名叫赵山,犯罪嫌疑人名叫贾优。

3月5日,莲湖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 警在广州抓获了服用大量某麻醉剂、已经奄奄一息的犯罪嫌疑人贾优。3月6日,经抢救脱险的贾优被带回西安,并被警方刑事拘留。3月29日,记者在莲湖分局看守所见到了贾优。

这个声音阴柔、脸上却长着很长胡须的年轻人看上去很瘦弱, 精神委靡:“我给他服的某麻醉剂只有 50 多 片,这不会致他死亡;我虽然伤着了他,但我离开房间时他还有呼吸。其实,我本来只是想阉割他的。”接下来,贾优把自己作为一个同性恋者的情感经历娓娓道来。




一,我是 GAY

我的家乡在四川省隆昌县, 在我半岁的时候,我的父亲就去世了,两三岁时母亲带着我改嫁。我称继父“龙宝宝”,那 是我们家乡的土话,相当于龙叔叔。他对我说不上好,也说不上坏。我的性格从小就比较阴柔,上初一时,就被同学取了个 “大妹”的外号。起初,谁这样叫我我会发火,但后来,连跟我关系好的同学也这样叫。时间长了,人家喊我我也就答应了。

高二以前,我肯定还不是 GAY(男同性恋者)。因为高一时,我还喜欢过我们班一个女生粟莉。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,人熟了话才会多。而她是个性情豪爽、很讲义气的女孩子,说话还很幽默。我鼓足勇气跟她作了表白,没想到她一口就把我回绝了。她说,她并不喜欢我,如果我要继续喜欢她, 那么我们就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。后来,我们就成了普通的好朋友,一直到现在。前几年,我刚去广州没处落脚, 还是粟莉帮我联系原来的房东,把她曾经租过的一套房子让我租下。现在,她在广州已经生活了十年,目前在 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, 已经结婚生子做妈妈了。

高二时,我上了文科班。我和班上的男生杨芒走得很近。他追女生,传情书之类的事儿都是我去干的。杨芒个子不高, 但长得很帅,特别是他的眼神总是很忧郁。后来,我发现我竟然很喜欢他。高考之后,他考到了长沙,而我落榜了。想到我们以后都会天各一方, 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,谁都不会继续呆在家乡这样一个小地方,心里挺难过。我就给杨芒写了一封情书,在他回学校取通知书时塞给了他,然后转身拼命往回跑。想必这封信把他吓了一跳。

他上大二时,有回班上同学聚会,我和杨芒再次见面。这时我对那段暗恋已经释怀,而他虽然不是同性恋者,但对我的性取向却持包容、友好态度。在所有人当中,他是第一个知道我性取向的人。

我妈就我一个孩子, 对我的期望值挺高。我复读一年还是没考上,她就送我到成都读自考。我对娱乐、影视一直挺感兴趣,爱写点影评之类的小文章,常在新浪论坛上发表点影视点评。比如,我看过一部香港的同性恋电影《美少年之恋》后,就写过一篇同性恋群体需要得到社会的认同的影评。

我一个同学在北京一家时尚杂志做撰稿人,因为发现我有这方面的能力,2004 年,他介绍我去了北京一家广播电 台的《音乐之声》杂志做实习编辑、记者。这之后,我陆续采访过歌手孙燕姿、 罗志祥、张信哲、萧亚轩、蔡依琳、周迅、 胡斌、蔡国庆、杨坤等人。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,虽然当时月收入只有 2000 元,在北京我只能租小平房住。

可是,由于一段感情纠葛,我把工作干砸了。2004年10月左右,我到北京时间不长, 通过一个同性恋网站认识了一个朋 友。那时候,作为一个实习记者,我出去采访单位是不配相机的。我用的相机,就是向这个朋友借来的。后来,在我住的房子里,我们有了一次性接触。我已经很喜欢他, 但他却并不喜欢我, 和我发生关系,也有点勉为其难。发生惟一一次性接 触之后,他跟我说:“我们只适合做普通 朋友,不适合做情人。”原因很简单,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。这一点,可能和你们异性恋者一样吧。

这次失恋,让我很难受。我就给粟莉打了电话,把我同性恋的事情给她说了。“你怎么这么变态!”电话里,她气得骂我。握着电话,我哭了。在北京,我也没什么朋友,就把我这事儿又跟介绍我工作的那位同学说了。他劝我放下这段感情纠葛,心态平和些。

可是,我却像陷到了泥潭一样,无力自拔。这种糟糕的状态已经影响到了我的工作, 接连有好几次采 访、专题都没有做好。赶上那会儿又正面临试用期结束,杂志社就没有再跟我签约。

工作丢了,给我的打击非常大。我觉得以后的人生都没有希望了。在复兴门 附近的一家小旅社里, 我一气儿吃下了100多粒某麻醉剂。但是,小旅社的服务员很快发现了我, 他们给我那个同学打 了电话,我同学又通知了我的家人。最后,我大叔赶到北京,把我接了回去。

回去以后,我的情绪仍然很不稳定,我妈都带我去医院看过精神科大夫。从精神科出来,我妈一眼没注意,我就蹿上医院一个小土坡,从上面跳了下去。结果,摔伤了尾椎,又被送去做了手术。

从手术室出来后,我告诉我妈,我是个同性恋者。我妈说我在胡说八道,因为她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。在医院躺了两周后,我又回家躺了两个月。之后,我开始下地做康复活动。

我妈怕我一个 人在家闷, 给我买了台电脑, 接通了宽带。我重新登录了我的 QQ 号,第一个加我的好友,就是赵山。




二,相恋的日子

我在北京那段时间,博客正兴起。我自己编了个故事, 以第一人称讲述一对同性恋人的故事,名字叫《难得有晴天》。我在网吧写了三四个月, 网上点击数达到了好几万, 很多人都以为里面写的是两个真实的人物。在我决定自杀的时候,我给博客里的“我”也编了个死法:我告诉网友,“我”得了胃癌,活不久了,博客即将关闭,请大家不要再关注我了。我博客的读者,想必也多是GAY。赵山就是我的读者之一。我一上线,他就问我胃癌怎么样了。我不好意思跟他说我是在编故事,就说我做过了切除手术,现在正在康复。

他像朋友一样,问我一些 生活细节,包括个人感情的事。第一次接触,我就知道他是 GAY。第三天,我们就聊到了以后会不会跟女人结婚、 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人,敢不敢正面面对这样的话题。对我的问题,赵山都很坦率地回答。他说,如果他遇见一个合适的人,只要家里不反对,他就会跟他好好地生活下去。

他告诉我,他曾经暗恋过一个男生,可人家对他很冷淡,他们已经处于分手状态。一听这情况, 我马上就提出希望他做我的男朋友。赵山很诧异,马上敲过来这样的话:“你不了解我,我们不过只认识几天而已。你这样判断是不是太草率了。”

我告诉他, 我觉得他是一个很真诚的人,我觉得面对一段可以发展的感情,我不想错过。那天我们聊了很久,最后,他答应做我的男朋友。这一天我记得非常清楚,是 2005年的7月28日。

赵山提出视频, 我说,我没有装探头。他把他的生活照发给我,问我要,我也没给。说实话,从小我就对自己的长相感到自卑,怕他嫌弃我。他要跟我通电话,我说我对电话有恐惧感,不想通电话。实际上,我是怕我的声音不好听。

当然,后来我们还是通电话了。这一年的中 秋节,我把电话打给了他。我问他在哪儿, 干什么呢,他说刚跟同学吃过饭,正往宿舍走。噢,对了,他的身份是合肥一所高校的研究生,跟我同年生,小我几个月。

我只跟他通了不到两分钟就匆匆挂断,因为我 很紧张,一是担心我的声音难听,另外家 里有人,怕让家里人听出来什么。后来,我问他可不可以到隆昌来看我。我们在 QQ 上商定,他在10月下旬他过生日期间来看我。他要坐火车先到成都,再转车到隆昌。前后要坐40多个小时的火车,一路都是硬座。

火车到隆昌晚点了半小时,我去车站接他。我左等右等,那趟车大部分旅客都已经出站,却不见他。

等终于见到他的时候,我特激动,忍不住上前打了他一拳———众目睽睽之下,我不敢再有其他更亲密的行为了。赵山身高有 1.72 米,像照片里一样,斯斯文文。那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,我们就在火车站喝了著名的隆昌羊肉汤,之后我们去宾馆开房。

那天晚上,我们俩都觉得有很多话要说,相互之间 一点没有生疏感。这次来隆昌,他前后呆了四天,还到我家吃过一次饭。我告诉我妈,他是我的男友,我妈让我千万不要让家里其他人知道。

那天,我家招待赵山吃的是水煮鱼,我大舅做得非常拿手。但赵山有点嫌辣,没敢多吃。我还带他去过我原来上过的中学,去看了古牌坊、云峰坛等名胜古 迹。他走的时候,我们俩都特别难受,都硬忍着没有哭出来。

这以后,我就想尽快把身体养好。还想出去工作。我觉得,我和赵山要有未来,就得呆在大城市。我在北京时,认识一位在唱片公司做宣传主管的朋友。这时候,他跟我说,他那儿需要人,让我过去。我妈不想让我走,怕我到北京再出事儿。我怕错失这样一个机会,坚持要走。

11月初,我再次来到北京。唱片公司和以前的媒体不同,打交道的不再是一线的明星, 而且媒体是甲方,唱片公司是乙 方。干了不到一年,我就跳槽到了一家娱乐网站。但是,这次跳槽没跳好,我去了一个月,这家网站就关闭了。

接下来,我又去帮一个正组建一家传播公司的台湾朋友做文案策划,直到 2007 年 3 月我离开北京。这个时候,赵山的硕士已经读完,确定要去广州发展。4 月初,我在一家影视 公司找到了一份做明星宣传文案的工 作。去了才知道, 这家公司签约的甄子丹,我干的就是宣传甄子丹的事儿。

7月份,赵山正式签约了广州一家大国企,他到的时候,我已经退掉了刚去时粟莉帮我 找的那间旧房子,在广州三大商业区之一的江南西租了一套两居室房子。随着赵山的到来,我才觉得我终于稳定下来。我们一起同居了三年。平时,他下班早,就由他来买菜做饭;他打羽毛球时,我们就在外面吃。到了周末,就由我来买菜、做饭。我们周边很繁华,各式口味的饭馆非常多。那三年里,我们几乎吃遍了周围的饭馆,日子过得非常开心。和赵山相比,我过得要更轻松一些。我的性取向是“出柜”了的,同事、朋友都知 道,所以我没什么压力;但是,他所在的单位很正规,他瞒着这事儿。

再说,他的朋友大多在合肥,由于性格内向,和我那些思维活跃的朋友们在一起,他基本上插不上话。所以,我和朋友们聚会时,他不爱去,常常一个人在家打游戏。

赵山的父母是山西人,母亲是教师,父亲在税务局工作,都是要面子的人。儿子老大不小,却不结婚,父母着急。

2009年春节,他的父母来到广州,这时,我回了四川老家,正好让出房子给他们住。尽 管我们做过一些伪装,但他父母可能还是猜出他在跟男人同居。两年前,赵山跟他姐姐说过他的性取向的事情,和所有 GAY 的亲人一样,他姐姐虽然替他保密,却一直希望他能改过来。

他父母来过广州之后,有回赵山回家,跟父母谈到了他的性取向问题。本来,他是希望父母能够理解他,但事与愿违,他父母更是急三火四地逼他找女朋友,赶快结婚生子、传宗接代。赵山是个孝 子,看着父母一天天老了,他很愧疚,实在不忍心伤害到他们。于是,他想向他们做出妥协。

为他要找女人结婚的事,我们俩发生多次激烈的争执。在激愤之下,我第二次吃安眠药自杀。

我的朋友发现我的手 机一直打不通,就满世界找我,结果又在医院把不省人事的我找到了。当然,他们也找来了赵山。这次自杀,吓坏了赵山。

两个月后,他辞掉了广州这份很好的工作,去了西安。在他看来,我们俩的关系就算画上了句号。




三,爱到尽头

赵山离开之后,我也试图忘记他,重新开始正常生活。但是,我还是没有想像的那么坚强。我越来越想他,而且我认为我们不该结束,因为人的性取向是没法改变的, 他如果结婚,就会害了那个女人。周末,我的朋友们一般不会打扰我。我经常一两天都不会有一个电话。2010年11月,我决定第三次自杀。

仍然是服用某麻醉剂, 足以让我一觉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的药量。可是,我的那些朋友却仿佛是些有灵异的人,他们对我极其敏感。他们踹开我的家门,把我送到了医 院。赵山也从西安飞到广州,我还处于迷迷糊糊中,他又走了。

这以后,我们保持着电话、 短信联系。其实,他到了西安,过得也不开心。好容易找了份工作,收入大不如在广州,上班还很远。电话里,他说着说着就哭了。他说,这次回 广州,他还挺高兴,因为又可以见到我了。我听了,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。

2011年元旦,杨芒在西安结婚,我飞过去参加他的婚礼。在西安,我和赵山又见了面。走的时候,我们又洒泪而别。可是,春节后,我跑到西安找工作,他却很反感。他认为,西安娱乐业圈子比广州小多了,我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。

其实我知道,我一次又一次自杀,也让他害怕了。他觉得我还会再一次自杀。

2011 年 10 月,我还去过西安一次。每次去,我们都会一起住上一晚、两晚。每次见面,我都会拿些资料,跟他说些同性恋妻子如何悲惨的话题。他对我说这类话很反感。

赵山在不断地相亲,但他不肯跟我说跟女性交往的事儿,而我又特别想知 道。为此,我又申请了个新的QQ 号,随便起了个 “赵小东西” 的网名,以一个GAY的身份,和他聊。慢慢地,我知道他好些事儿。离开我之后,他前前后后相过十几次亲,还找过一次一夜情——当然, 那还是和同性发生的一夜情。

到今年2月份,我开始感到十分纠结。我发现,赵山在和一个女人谈婚论嫁, 而这个女人跟前男友的感情还没有理清。说实话,我宁可接受他另有新欢, 却不能容忍他去害一个无辜的女人。我决定,把他阉割了,省得他害人。

来西安之前,我提前在网上订了家快捷酒店,跟他约好了见面的时间。从机场坐班车到了钟楼,我过马路到了西大街的百盛大楼,花168元买了把很漂亮的刀子。赵山比我高小半头,论力气我不是他的对手。

我的设想是:哄他吃下某麻醉剂,等他迷糊后再动手。可是,在酒店第一次见了赵山后,我却发现我自杀时用过的某麻醉剂已经过期了。我连酒店房子都没退,马上又飞回广州,买了两瓶某麻醉剂后,第二天又飞回来。但是,赵山却过了好几天才来。那几天他爸来西安看他,跟他住一起,他根本脱不开身。

3月1日晚,他下班后终于来了。我们在酒店对面饭馆吃了饭,然后回到酒店,早早上床睡觉。第二天早上,趁赵山在卫生间洗漱, 我给他倒了一杯从超市买回的牛奶,把五六十粒某麻醉剂悄悄放了进去。喝下牛奶,又吃了一个鸡蛋和一点水果,赵山早餐后很快就困了。

他倒在床上睡了十来分钟,我听到他开始打呼噜, 就动手脱掉了他的衣裤。至于如何用刀子阉割他,我事先并没有考虑过。在实施之前,我想再看看他的脸。这个时候,我手中握着的刀子不小心伤着了他的胳膊。疼痛让他猛然惊醒,他发出惊叫声,然后开始和我搏斗,试图夺下我的刀子。我生怕他的叫喊声传出去,会引来别人。在搏斗中,我不断用刀子在他身上乱戳。后来,他的身体软了下来,不再夺刀子了。

我确信他还有呼吸, 就在枕头上写了一段留言,说了他和的名字,事情是我干的,我会在广州投案自首。为什么我一定要回广州呢?因为我妈在广州,我想再见她最后一面。




采访结束时,贾优提出了一个请求:“我能不能再见一次赵山?”直到这个时 候,他都不认为赵山已经死亡。
(文中所涉贾优、赵山、杨芒、粟莉均 为化名。配图于文章无关。)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97

主题

544

帖子

20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01537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每一个Gay似乎都会经历过初恋或者某一任朋友的突然离开,
之后会被告知去结婚,改邪归正。

淡淡的回忆,深深的伤痛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泰污男笔记 - 攻略/博客|泰污男笔记 - Youtube|同致暹罗 - 泰国同志旅游及交友论坛 【本网站版权归属GbSiam(Thailand) Co. Ltd.公司所有】

GMT+8, 2022-12-6 17:51 , Processed in 0.030367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